存包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存包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价值千元的素汤面-(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0:44 阅读: 来源:存包柜厂家

金月全是市报的记者,这天,他正在写一篇通讯稿,手机响了,是他的老同学程东打来的。电话里,程东着急地说:“大记者,快来一趟,我的店都快被新来的牛书记吃垮了。”

金月全闻言吃了一惊,程东开的这家酒店他去过,店名叫“得月楼”,就在桐邱县政府大楼的对面,装修得非常豪华,自打开业之后,不少县里的领导经常光顾,酒店生意自然红火得很。

想不到,这么红火的一个酒店竟然被新去的书记给吃垮了,这牛书记究竟腐败到了什么程度?他上任还不到一个月呢!不可能说吃垮就吃垮啊。金月全有点怀疑,但一想这电话是自己的老同学打来的,不由他不相信。桐邱县有这样的书记,老百姓还有啥好日子过啊!

想到这里,金月全非常气愤,就决定去好好采访一下,写篇报道出来让牛书记在全县人民面前曝曝光,最起码,也得让他为自己的行为“埋单”。

金月全带上相机和录音笔,打车来到桐邱县政府。到县政府一打听,牛书记不在,下乡调研去了。

金月全又问牛书记什么时候能回来,回答说没准,今天上午是回不来了。金月全编了个瞎话,说自己是来跟踪报道牛书记下乡调研事迹的,就这样弄到了牛书记的手机号码。

出了政府大门,金月全就直奔“得月楼”,得月楼现在的日子果然难过,也没几天的光景,招牌都破旧不堪了,门前一辆车也没有。往昔这里可都是车水马龙的,门前还有美女笑脸迎客,现如今却空无一人。金月全心里想:看来老同学囊中羞涩,现在连迎宾的美女也雇不起了。

走进饭店,只见程东坐在收银台后打瞌睡,偌大的饭店只有一个客人在吃饭。金月全用手敲了敲柜台,程东睁眼一看,喜得跳了起来,紧紧握住金月全的手说:“月全你可来了!”

金月全安慰他说:“别着急,我一定会帮你的。我刚才已经去找过牛书记了,可他不在……”话还没说完,金月全突然住口不说了,因为程东紧张地朝四下张望了一眼,然后用手比划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到外面说话。

两人走到外面,程东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刚才差点泄密,新来的牛书记正在里面吃饭呢。”

金月全惊讶地问:“什么?原来里面那个客人就是新来的牛书记呀?他不是下乡调研去了吗?”

程东说:“是啊,现在都十二点了,他刚从乡下调研回来,就来这里吃饭了。”

金月全推门就要往里闯,他想看一看,这个新来的书记到底有多大的肚子,上任一个月未满,却吃垮了一个饭店。程东却一把拉住他说:“现在进去不合适,牛书记正在用饭,等他吃过了再说吧。”

金月全明白程东这是害怕自己给他添麻烦,一旦要是在这里给牛书记的恶劣行为曝光,这以后,更没有程东的好日子过了。可这牛书记胡吃海喝的吃饭镜头非常重要,是牛书记大吃大喝的证据啊,一定要想办法拍到几个镜头。

金月全想了一下,让程东给他找一身服务员穿的衣服,他要装扮成服务员给牛书记倒杯茶,然后伺机偷拍下他吃饭的镜头。

程东开始不肯,在金月全的再三请求下,他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经过一番化装,金月全终于站到了牛书记的面前。牛书记是个国字脸的中年汉子,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旧衬衫,要看这装束,怎么着也和贪官污吏扯不上边。金月全冷笑了一声,看来这个牛书记还真会装。他仔细一看牛书记的午餐,顿时大吃一惊。

本来,他光顾着拍牛书记了,根本没仔细看桌子上都有什么。这一看,真差点让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桌子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一碗素汤面,面是平常的手擀面,面汤里漂着几根青菜叶,其他就没什么东西了。虽然碗大了些,可那成本最多也只有两块多钱。就一碗面怎么就会把程东的饭店给吃垮了呢?

难道说,这牛书记知道有人来报道,特意这么安排的?

金月全不动声色地给牛书记倒了杯水,笑着请他慢用。然后就去找程东,说程东真会转着圈儿骗人,一碗素汤面怎么可能把一个饭店吃垮呢?

程东闻言笑了,他摸着颌下的胡须说:“月全你可别小看这一碗素汤面,它可贵着呢!”金月全摇头表示不信,程东就扳着手指头给他算账:“老同学,我给你算算吧,这牛书记一上任,就提倡反腐倡廉,大力整顿吃喝风,哪个敢违反,就地免职。前几天,交通局的王局长因为自己过生日,在饭店大摆宴席,被他知道了,真被革职了。更要命的是,牛书记天天到我这饭店吃饭,回回都是一碗素汤面,他吃得不多,别人也不敢来,我这饭店哪里还有利润可图啊?我这里每天的房租费、水电费、税费还有店员们的工资,每天至少要出去一千多块,也就是说,他这一碗素汤面价值就有一千多啊,一个月要好几万啊,我这小饭店被他吃得马上就要关门了。”

金月全这才明白,原来程东是这样算账的。他皱着眉头说:“这样看来,牛书记可是个清官啊,我不能报道他。”

程东闻言一愣,继而又大笑起来,他拍着金月全的肩膀说:“月全,你误会了,我让你来,不是让你批评牛书记的,而是让你表扬牛书记的,这样清正廉洁的父母官,我们老百姓爱护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往他头上泼污水呢?”

“哦,是这样啊,那你为什么开始说得那么玄乎,说你的酒楼被吃垮了?”

程东笑着说:“我知道你们记者都很忙,我不说玄乎点怕你不来啊!再说了,我说的也是实情,我的饭店确实是要垮了。”

金月全理解老同学的苦心,他也直截了当地说:“表扬是可以,但这样一来,你这饭店可就更加开不下去了啊。”

程东说:“那没关系,我早就想好退路了,再干一个月,我就把饭店改成超市,专卖日常用品。”

金月全不解地问:“既然天天亏损,为什么不关门,却还要再开一个月?”

程东苦笑着说:“因为我的饭店离县委院近,牛书记为了方便工作,经常到我的饭店解决肚子问题。我打听过了,牛书记的家属下个月才能来桐邱县,我总不能让这样的好书记饿着肚子工作吧?”

金月全伸出大拇指说:“程东,你真是好样的!大家都说经商的人又奸又滑,在你身上我看到的却是善良和正义。”

常州广告立牌导向标识精神堡垒展厅展览发光字门头广告等

南通安装MPP电力管有哪些性能特点

佛山市iso证书价格iso45001价格

阿姆斯壮木地板进口报关青岛必美木地板进口清关操作步骤

山西PE管弧形大弯头重视原材料

双头湿喷机液压混凝土湿喷机

杭州市下城区消防管道查漏报价

中山热扎工字钢热镀锌工字钢矿用工字钢钢结构型材

临武安利专卖店位置临武安利净水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