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包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存包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牛刀神奇数字象征中国经济泡沫将被刺破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5:25 阅读: 来源:存包柜厂家

牛刀:神奇数字象征中国经济泡沫将被刺破

2013年7月5日夜里,美元指数从83.76点,只因为一个非农数据就飞涨到84.52点,最后收盘定在84.44点。这是一个很不祥的数字,那就是发死死死,这个象征着准备刺破中国的经济泡沫。

牛刀:写在美元指数站稳84点之际  2013年7月5日夜里,美元指数从83.76点,只因为一个非农数据就飞涨到84.52点,最后收盘定在84.44点。这是一个很不祥的数字,那就是发死死死,这个象征着准备刺破中国的经济泡沫。  前面我曾经分析过,从广义美元指数的大周期来说,84点是美元的生命线,只要站稳这个点位,美元升值的势头就不可遏制。  最难办的是中堂大人,刚刚想做一点什么,就遇到兜头一棒,一场“钱慌”把他吓晕了,原来我们的金融体系如此不堪,更让他难堪呐,只得和他的前任一样又忙着准备放水。军事上说,一鼓作气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说的就是凡事不过三的道理,我们这是第三次放水救市,还有机会吗?我们来分析一下看看:  第一次放水时是在美元指数跌倒71点最低点之际,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求之不得,所以,以行动支持小川同志放水,立马实行量化宽松,一把火点燃了中国通胀熊熊燃烧。这个时候是小川同志最得意的时候,救活啦,把房地产救活了,把出口企业救活了,只是把泡沫吹的更大了,没关系,中各国人多可以消化泡沫。好在中国傻瓜多,全部陷进去了。小川同志很高兴,告诉全世界,我们再建一个池子,让所有的中国人都来裸泳,有满池的水在谁也不会出丑。正在池子里水快干时,伯南克出手相助,量化宽松第二轮开始,继续向中国释放美元,水一下就溢出池子。大家高兴啊,天上飞来的水。  奥巴马不高兴了,看你们玩得欢,我把制造业全撤回来,2012年已经撤回39%,2013年撤回至70%,2014年撤回100%。没想到,冲到中国来的美元,随着奥巴马的节奏也在撤回,才撤了一半不到,小川同志的池子就已经没水啦,“钱慌”就是这么来的。池子干了,裸泳的很快现丑了。

“钱荒”对中国经济弊大于利 后半年货币政策求稳  在银行间市场短期流动性危机爆发又平息后,7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及其解读,就货币政策、理财产品监管等关键领域进行详尽说明。  这是6月“钱荒”过后,国务院就相关领域发布的首个公开文件。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5日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可以看出文件中很多包括理财产品、货币政策的阐述是对此前银行间流动性紧缩的回应,而“求稳”则是文件表达的最核心意见。  他认为,6月的银行间市场信贷紧缩对中国经济弊大于利 ,不利于中国新基准利率的形成及金融自由化,同时出现大型银行将恢复主导地位等问题。  “《意见》有对6月政策拨乱反正的意味,奠定了下一阶段货币政策求稳的基调,对金融市场有稳定作用。”陆挺表示。  未来货币政策“求稳”  《21世纪》:《意见》透露了什么样的具体货币政策信号?  陆挺:《意见》中有关货币政策最核心的阐述为“继续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不因经济增速放缓转向宽松,也不因当前一时货币增长较快而转向紧缩。”这个表态,尤其是后一部分“不因一时货币增长较快而转向紧缩”的说法,明显有回应6月市场普遍预期的意味。这句话表明,一段时间内货币供应既不会有增量,也不会转向紧缩,具体讲就是维持现状。  《21世纪》:除货币政策信号外,在此前银行间市场波动的背景下,还有哪些信号释放?对于此前的流动性危机有怎样的回应?  陆挺:“求稳”是此次文件的核心基调。6月份银行间市场是剧烈波动的,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出现了判断误区,认为完善中国市场必须要断腕式、危机式的改革,甚至有些人认为此次调整是中央直接的政策意图。  回顾6月的情况,当时很多人希望借流动性危机的机会,大力打击影子银行、整治地方融资平台,但我们认为这种调整是不能激进的。  这次《意见》就有拨乱反正的意味,明确提出要稳定的思路,给下一段时间的货币政策奠定了基础。  信贷紧缩对中国经济弊大于利  《21世纪》:从6月的银行间流动性短缺到今日的国务院文件,理财产品都成为问题的核心之一。国务院此次表示将加强银行理财产品的监管,引导银行将理财产品与贷款业务分离,把总体信贷保持在合理水平。这对我国理财产品发展释放出什么信号?  陆挺:此次国务院表态基本延续了从3月份开始对理财产品监管的思路,同时重申了理财产品的发展将有利于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在理财与贷款分离的监管下,我认为理财产品将逐渐向债券基金转变,将以购买债券为主要投资标的。这将与整个中国债券市场、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互相促进。  《21世纪》:6月份的“钱荒”在很多人看来是对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你怎么看?  陆挺:我认为中国金融改革重点是制度上的改革,核心是利率市场化。此前我们看到的是银行间交易方面的一些市场波动,我们认为这一波事件更多的是整顿,而非改革。事实上,我认为6月的银行间市场信贷紧缩对中国经济弊大于利,不利于中国新基准利率的形成及金融自由化,同时出现大型银行将恢复主导地位等问题。  此次国务院发文对改革非常明确,与此前市场混乱不同,文件中提到多个改革层次,包括推动利率市场化、加强市场监管、加快金融市场建设等等。从利率市场化层面,我认为有监管的发展理财产品、债券市场等都将有利于市场化发展,此外,确立基准利率制度也非常关键。  除金融领域,也对宏观经济调整作了明确说明,包括提出对在建项目和基础设施项目的支持以及对产能过剩的企业分不同情况进行扶持等,整体调整和改革偏稳。(21世纪经济报道)

陈功:中国经济可分“三个阶段” 减速是大势所趋  进入7月,国内各级政府和企业都高度关注下半年的经济形势如何,宏观政策上有无调整今年中国经济继续放缓已是大势所趋,短期并没有什么“特效药”应对。在政策上,还是要做好短期与长期的平衡短期要维持经济在一定增速之上,长期则要推动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在我们看来,在关注应对当前经济问题的同时,也需要对中国经济所处的阶段有一个更加客观、理性的看法,这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中国经济。  历史地看,中国的经济趋势可以用三个阶段来形容。  第一个阶段是高速增长阶段,经济长期保持9%、10%以上的增速。中国在加入WTO后的近十年时间,就处在这样一个“黄金增长”的阶段,中国经济的规模增长了大约300%。这一高速增长阶段是建立在廉价的劳动力成本、资源成本、环境成本、能源成本等基础上,同时受益于深入参与全球化所带来的市场扩大和资本流入等因素。要强调的是,这个高速阶段已经过去了,由于中国面临债务沉重、发达国家的科技与能源革命(如页岩气、生物科技优势导致的成本降低)、全球竞争格局出现变化(如资本回流、逆全球化过程)以及中国在社会发展方面的落后(如社会保障不足)等原因,未来中国很难再有过去的高速增长。  第二个阶段是中速阶段,经济增速大致在7%-8%。如果在全球来比较,这样的速度其实不低,但相对于中国过去的高速时期已经有明显放缓。在中速增长阶段,即使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并不彻底,中国经济中的很多事情仍然能做,比如投资项目仍然能干。然而,这个阶段的主要发展任务是解决和处理高速增长期的遗留问题如必须着手解决环境污染问题,提高劳动者的工资和福利,构建社会保障体系等。中国经济现在就处于这个阶段当中。我们估计,中国在中速阶段大致会有10年的时间,即延续到2019-2020年左右。  第三个阶段是较低速度阶段,这一阶段的中国经济可能只有4%-6%的增速,但经济增长的质量可能会有所提高。这个阶段大概也会持续10年时间,然后就逐步稳定下来了。笔者认为,到了第三个阶段,其实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就不是大问题了,关键是完善中国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社会保障要上水平,消费环境和消费档次要上水平,科技创新要上水平,社会文化和艺术的发展要上水平。这个阶段做的很多事情是不被计入GDP的,但同样也能创造财富。实际上,这就是成熟西方国家的现状,也是中国未来会走的路径和发展的目标。  这“三个阶段”的理论是安邦研究团队对未来大趋势的判断,也是长期跟踪研究趋势的结果。要指出的是,上述情况的发生,指的是正常情况下的发展轨迹。如果发生一场战争,或者世界上又爆发一次华尔街金融风暴,中国的发展轨迹有可能改变。不过,非理性的事情总会回归理性,异常总会变为正常。因此,在一般条件下,“三个阶段”的趋势理论仍会起作用,我们会看到中国将会沿着“三个阶段”的路径前进。这是世界其他发达国家走过来的路径,也是中国将要走的路径。  理解了中国经济“三个阶段”的发展轨迹,我们对于未来就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不要寄望中国总能维持一个相当高的增长速度。那种长期高增长的奇迹,都有特殊的条件配合,比如大师级的人才、特殊的历史机遇、特殊的资源禀赋、特殊的市场扩张等。但过去的奇迹因素在当今中国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因此,理性面向未来才是比较务实的做法,也才能让我们有理性的政策预期。(证券时报)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