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包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存包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办儿童福利机构遇生存尴尬被袁厉害事件殃及

发布时间:2020-03-04 01:53:41 阅读: 来源:存包柜厂家

今年1月4日,河南兰考发生“袁厉害事件”后,民政部于1月6日紧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民政部门深刻吸取河南兰考“1·4”火灾事件教训,主动做好对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工作。河北省根据通知要求,以传真电报下发通知,要求各市县区民政部门1月17日17点前将辖区排查摸底情况报告省民政厅。

创办已11年之久的民办儿童福利机构生命树助养中心(下称“生命树”),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一直以来,都在为包括河北在内的全国各地公办儿童福利院寄养在己处的脑瘫儿童做免费康复。河北省民政部门给相关各省级民政部门发出通知,要求他们接回寄养儿童。这对生命树来说,意味着关门、被取缔。

“袁厉害事件”殃及“生命树”

2月下旬的一天清晨,在生命树接受康复救治的内蒙古包头市社会福利院脑瘫患儿小芳(化名)突然被告知,来接自己回包头的车已经到了燕郊镇。小芳一出生就被国外救助机构接出来救治,2006年转来生命树,整整7年,她已经将这里当成了家。小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说什么也不愿离去。与小芳一起被接走的还有小莉(化名)。那天,生命树一直沉浸在分离的哭别中。包头市分两次接走了3名委托生命树助养的脑瘫儿童。

今年1月4日,河南兰考发生“袁厉害事件”后,民政部1月6日紧急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民政部门深刻吸取河南兰考“1·4”火灾事件教训,主动做好对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的管理工作。河北省根据通知要求,以传真电报下发通知,要求各市县区民政部门1月17日17点前将辖区排查摸底情况报告该省民政厅。

随后,三河市民政局的官员来到生命树。据生命树负责人寇洁明介绍,这位官员说了一通感谢的话,然后要求寇洁明将所有儿童的姓名和来源提供一个详细清单。一直为注册之事烦心的寇洁明当时认为,这应该对注册有帮助,于是很快就向三河市民政局提供了相关信息。三河市民政局随即向廊坊市民政局(编者注:三河市是廊坊市下属的县级市)和河北省民政厅报告。河北省民政厅立即向生命树的托养单位所在地民政部门发出通知,要求接回寄养在生命树的该地儿童。

北京昌平区,河南平顶山,河北廊坊,内蒙古包头、巴彦淖尔等地的民政部门都接到了这一通知。反应最迅速的是包头。之后,巴彦淖尔市社会福利院也接走了自己的孩子,但并没有回内蒙古,而是转到北京的民办福利机构继续康复。

北京市昌平区民政局社救福利科科长柏永忠今年春节前就接到河北省民政部门的电话,要求昌平区儿童福利部接回其寄养在生命树的9名脑瘫儿童。随后,北京市民政局也接到了河北省民政厅的通知,市局还专门给昌平区民政局下发通知要求接回。

2月底,柏永忠专程到生命树进行考察,考察后,他打消了接回的念头,因为昌平区现有的康复条件达不到生命树的标准,这9名儿童在生命树康复很好,生活得很幸福。柏永忠也明确表示,如果河北方面再来通知,他们肯定要接回。

和柏永忠态度一样的,还有河南省平顶山市社会福利院。该福利院寄养在生命树的有10名脑瘫儿童。该福利院党支部书记卜松文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如果河北方面再要求接回,他们条件就是再困难也要去接。

自今年1月,河北省民政厅向各地民政部门下发“接走通知”后,寇洁明就一直生活在惶恐之中,她最怕接到各地福利院的电话,害怕他们接走这些正在康复的脑瘫儿童。每每接到这些电话,她都要花很大力气去试图说服对方。她不愿生命树被拆散。

“生命树”自己

也是一个没身份的“孤儿”

2002年6月,在外企工作、一直热爱慈善事业的寇洁明,在三河市燕郊镇的一个小区里租下一所房子,成立了生命树。

起初,生命树只是帮助北京市昌平区儿童福利部和河北省廊坊市福利院的脑瘫儿童做康复训练。2002年到2008年,生命树共接收昌平区儿童福利部的孤残儿童20多名,廊坊市福利院10名。后来,内蒙古、山西、河南等地的福利院纷纷找上门,将脑瘫儿童送来。生命树对寄养儿童的康复治疗是免费的。据寇洁明介绍,迄今为止,生命树帮助过的孤残儿童共有73位,目前正在生命树接受康复治疗的有30位。

11年来,生命树的事业越来越大,从最初一所小房子,发展到如今已经建立专门的康复中心、培训教室、儿童宿舍、办公室等设施,已有20多位特教康复和生活老师,7支数百人的志愿者队伍常年支持,还与国内外多所脑瘫康复机构建立合作。每年仅志愿者捐款就达到100万元左右,还有一些企业为其提供儿童用品赞助。

“当前的康复机构大都接收症状较轻、有家庭的脑瘫儿童,服务中重度脑瘫儿童的机构较少,生命树一直以来致力于在社区中探索一条为中重度脑瘫儿童集专业养护、康复、教育、心理、生活自理训练于一体的专业服务模式,让孤残的孩子们在开放的社区中、类家庭化的环境里,参与更多的社会融合活动,得到全人的发展。”寇洁明说。

但是,迄今为止,生命树并没激光祛痘价格有获得合法身份。这让寇洁明十分尴尬。

“袁厉害事件”发生之前,寇洁明曾按照规定向三河市民政局提出注册申请。据她介绍,三河市民政局认为脑瘫儿童是残疾人,让她去找残联;而残联认为这涉及教育,让她去找教育局;教育局则认为这不是普及教育,应该还是民政的事。转了一圈,没有一个部门受理。

“袁厉害事件”后,寇洁明为了合法身份更是焦急万分。2月20日,她分别给民政部福利与社会事业司、河北省民政厅的领导写信求助。

寇洁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民政部有关部门的一位负责人给自己打电话做了回复,称部里的政策是针对个人或民间机构收养的孤儿,而不是从公办福利院里接出来助养的孤儿;当然,政府现在给福利院的拨款很多,福利院的孩子也不好再放在外面养。该负责人表示,类似生命树这样的机构,社会非常需要,建议寇洁明去北京市通州区注册“民非”(民办非营利机构)。

但办起来并不容易。寇洁明将材料递交给了北京市民政局,被告知要在通州区办,但通州区民政局认为,这件事还是要在生命树的属地民政部门——三河市民政局办理。

为了尽快注册,寇洁明想尽了各种办法,但在她看来,目前在河北注册几乎没有可能,要想注册,只有迁到北京,但燕郊的发展规模是11年积累起来的,而且特教康复老师几乎全是当地人。这让寇洁明十分纠结。

更让寇洁明觉得郁闷的是,壹基金对脑瘫儿童有帮扶计划,生命树已经连续三年入围,但今年,壹基金已明确表示,如果生命树还不能注册,他们将停止受理生命树的申请。据寇明洁介绍,壹基金对未注册机构的帮扶也仅自己一家。

公办福利机构:

生命树比我们条件好

据记者了解,各地公办福利院的儿童,尽管有政府拨款,但只是基本生活和医疗费用,残疾儿童康复的硬件设施和软件条件普遍不足,这也是福利院不得不把孩子往外送的主要原因。

平顶山市福利院每年都会派人来看望寄养在生命树的10名脑瘫儿童,他们对生命树的软硬件水平和孩子们在这里的生活、康复都非常满意,充满感激。卜松文说:“我们现在不愿意把孩子接走,因为我们的房子太小。”

据卜松文介绍,目前,平顶山市福利院有200个儿童,只有一幢两层、14间房子的楼房,包括办公室在内,仅儿童住宿就十分拥挤,更不要说康复场地和设施了。现有员工20多个,员工和儿童比是1:10,而生命树的是1:2。据了解,民政部建议的标准是1:1,业内人士称之为“理想化”标准。由此可见,生命树在某种程度上,已接近国内儿童福利机构的“理想状态”。

昌平区在上世纪90年代成立了儿童福利部,因为没有独立法人资格,被安置在昌平区流村镇人民政府的敬老院里,现有31名孤残儿童,孤寡老人十几个。经过10多年的发展,敬老院和儿童福利部的硬件设施得到了很大改善,但尴尬的是,员工只有11人,护理师聘用的都是当地村民,缺乏对脑瘫儿童康复训练的经验。

“我负责这项工作才3年,刚开始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把我们的孩子送到生命树去助养,去生命树考察前,我就准备接回这些孩子。但看了以后,我完全打消了这个念头,生命树的康复条件要比我们这里好,这些脑瘫孩子的症状经过康复后已经减轻。如果接回来,我们在康复教育方面就没有那样的条件,对孩子肯定不利,我们是从孩子的利益出发的。”柏永忠说。

民政部门的想法

针对大部分公办福利院不愿接走儿童的现状,三河市民政局党组成员郝德海显得十分为难。

郝德海说:“我不是不支持,我想支持,但万一出问题了,谁来负责?目前我不具备批准的条件。平顶山、昌平区等都把孩子放在我们辖区,出了问题这责任都归我,如果他们不接走,我只能将情况再逐级上报。”

在与记者的交谈中,郝德海流露出了很大的压力。他说,省市对此事除了下发文件外,还专门来过电话。

“袁厉害事件”后,北京市民政部门也在认真落实民政部的通知。据柏永忠介绍,昌平区有两家未注册的民办福利机构,自己现场调研后触动很大。“这两家民办福利机构的硬件设备很好,管理特别规范,对孩子挺上心,我认为能保留的要保留。”于是,他向北京市民政局作了汇报,后来市局的领导来调研后也有同感。目前,北京市民政局正准备出台相关政策,对民办机构进行规范。据柏永忠透露,这个政策对未注册的民办机构是积极的。

对没有取得合法身份的民办机构未来的管理,柏永忠认为,实际上改革就是从乱到治,现在有些不规范的东西,就是要想办法把它规范起来,而不是一刀切地取缔。从孩子的成长考虑,政府应该着重做的事情是规范,而不是追究细节。

民政部在1月6日下发的通知中,明确要求要依法治理,区别管理。其中,对已经具备养育条件,本人又坚持养育孤儿的,民政部门要与其签订合办协议,明确责权,纳入到民政部门监管;对于已签订合办协议,排查中发现安全隐患的,要限期整改。

民政部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878家民办福利机构,大多没有注册,如何规范管理面临很大的挑战。5月14日,民政部、国家发改委等7部委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弃婴相关工作的通知》,该通知重点对没有取得合法身份的个人和机构收养儿童进行了规范,要求收养者要与民政部门合办或签订协议。据了解,生命树在11年的助养中都签订了协议。

民政部相关官员对记者表示,民政部对各地执行7部委通知的情况将会督查,对于各地在此文件出台前出台的政策,如与通知精神不符的也要纠偏。

据了解,5月底,河激光祛痘会复发吗北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处的官员带队到生命树进行了考察摸底。寇洁明希望,这能是一次走出身份尴尬的机会。(记者 南焱)

标签:

儿童福利

事件

机构

化妆品生产许可证

淘宝购物

sophone